淮唐

【信邦百日day001】

信邦百日专用号:


@淮唐
“韩信!”
随着爆炸声的响起,韩信从梦中惊醒,他叹了一口气,抹去额头上的冷汗。
韩信翻身坐在床边,扯扯自己被汗浸湿的睡衣,走到浴室里,调了水温接了一浴缸水,随后脱下衣服坐进浴缸里。
韩信双手搭在浴缸沿上,脑袋向后,盯着天花板出神。
---
“这是?”韩信接过钥匙,对上武则天似笑非笑的眼睛。
“新公寓的钥匙,好好休息几天。”武则天支着下巴,弯眸看着韩信。
“……”
---
韩信呼出一口气,合上眼,心里乱糟糟的。
---
一个星期前,部队不知道从哪里把刘邦“请”了过来,还把国外的庞统给叫了回来。
韩信赶到的时候,庞统在审讯室和刘邦对话。
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韩信这么想着,进了监控室,张良只是推推眼镜,视线一刻不离屏幕。
“来了。”
“嗯。”
张良见状起身让开,韩信便拉过椅子在屏幕前坐下。
“庞统最近学了…呃,催眠术。”不等韩信开口,张良便对他做了解释。
“……”韩信没有说话。
刘邦似乎真的被庞统催眠了一样,问什么答什么,配合得不得了。
韩信总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“……那么,当初那起爆炸…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”
韩信皱了眉。
…不对。
屏幕里的刘邦突然对着韩信弯眸笑了一下。
!?
韩信猛地站起身,桌椅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,一言不发奔向了审讯室。
张良推推眼镜,抿唇跟上了韩信。
“你走吧。”韩信对刘邦说道。
“喔——”刘邦拉长了声调,挑衅般地瞥了一眼韩信。
韩信冷眼瞧着他,身后的张良欲言又止,一直等到刘邦离开,张良才开口。
“你在做什么?”张良声音压得很低,眼里充斥着阴霾。
“…被催眠的,是庞统。”
---
“吧嗒”门开了,却又被人轻轻关上,韩信没有动。
那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脚步声。
来人一直走进浴室,在门口停下,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在韩信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那人绕到韩信头后,蹲下身,冰凉的手掌覆在韩信的眼上,试探性地吮了一下韩信的耳垂。
“在想什么呢?”
韩信把来人的手掌拿开,借着力坐起身,毫不在意地站起身拿了一边的浴巾擦身。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“来履行一个床伴的义务。”刘邦笑眯眯地看着韩信,慢慢解开衬衣的扣子。
韩信抿唇,就这么看着刘邦。
“去房间吧,别在这里。”
“好。”刘邦笑的眉眼弯弯,停了解扣子的手,跟着韩信向房间走去。


刘邦跨坐在韩信身上,握住人的器具,抵着自己的入口。
韩信支起身托住刘邦的臀部,制止了人的动作。
“别这样,你会伤到的。”
“不会的,上来之前已经做过润滑了。”刘邦伏在韩信身上,讨好似的舔舔韩信的嘴角。
“这几天我也休息,你射在里面。”刘邦湿热的气息喷洒在韩信脖颈上,像刀刃一样割断了韩信的理智之弦♂。


韩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走出房间,餐桌上的菜还冒着热气。
刘邦笑嘻嘻地解开围裙坐在椅子上。
韩信似笑非笑地看着刘邦,抱臂挑眉。
“这也是作为床伴的义务?”
“不,这是身为妻子的职责。”刘邦举起左手,右手指指左手又指指韩信的左手。
韩信向手上看去,是一对婚戒。

艾比的男人绝不认输:

弄了快将近一个月的信邦传文画!!!!!
第一棒:陆情缘
第二棒:敖昊
第三棒:二蛋
神秘消失的第四棒和第五棒:夏客 咕噜
第六棒:姜溯
第七棒:刘半奾
第八棒:游夏
第九棒:褪光
第十棒:晓曜
第十一棒:我
第十二棒:疯癫癫
第十三棒:凛君雾
第十四棒:阿邪
第十五棒:言溪溪
第十六棒:碎觉
彩蛋:陆情缘 碎觉


各位神仙太太们辛苦了!!!!!!!!!

lof你天天吞画质你的良心呢